锦江美酒今初识

2019年03月20日 来源: 新余新闻网 作者:谢一民

我和文学青年丁三、王民、李一剑每三月轮流做一次“东”聚会,餐后谈题材遴选、谈文章构思、谈作品润色……人说我们“四条汉子”。

这次轮到我,我电告三位:有美酒,别迟到。

三位相约而至。妻刚摆上菜肴,丁三便说:“谢老师,是什么美酒——快献出来。”王民说:“不是茅台便是汾酒,不是西凤便是洋河。”

我从酒柜中捧出一瓶酒放上餐桌,丁三惊诧地嚷道:“哈!这‘姓没上金榜、名不见经传’的锦江酒,是美酒?”

“无名小卒一个!”王民帮腔。“实践检验真理,喝后再说。”李一剑帮我解围。

我打开包装取出酒瓶拧开瓶盖,三位睁圆了惊奇的眼珠,几乎异口同声地说:“这酒香扑鼻,令人馋涎欲滴!”

酌酒、品酒,喝完一杯,三位夸奖起来:“沁人心脾!”“动人心弦!”“荡涤心神!”

丁三道:“谢老师,今日不谈作品那劳什子,专喝锦江酒!”

很快,一瓶锦江酒告罄。丁三吃了一口菜说:“接着上呀。”那二位同声支持:“对!再来锦江酒。”

我说:“上个月我去江西旅游,路过万载县,中餐时导游说:‘这里的锦江酒以纯正大米、优质大曲为原料,汲地下矿泉酿造,酒仙们何不尝尝。’我们几个酒徒试着买了一瓶,一品,见这‘无名小卒’口味极佳,我便带回一大箱,送老父岳父师父后,剩下这一瓶,今日与诸君共享——再也没有了。”

“我不信!”丁三说罢,就要开酒柜,我一见,慌了,赶忙阻止,谁知斜剌里杀出“程咬金”——王民猴似的蹿过来手脚麻利地打开酒柜,捧出仅剩的两瓶锦江酒放在餐桌上。李一剑笑道:“谢老师打‘埋伏’。”

我丢下丁三,双臂护着酒说:“原谅我吧哥们,我走上文艺创作之路全靠艾老师启蒙、引路,天地君亲师,我不能忘记他!”

丁三说:“那就留一瓶。”王民说:“对!留一瓶!”李一剑说:“谁叫您勾出我们的馋虫,留一瓶。”

我说:“酒柜中有两瓶茅台,我们喝它吧。”李一剑说:“茅台我喝过几次,只有一次是真品—— 一位亲戚从新加坡带回的。谁知戈老师那茅台是不是‘赝品’?退一万步讲,就是真品,我们也要喝锦江酒。”那两位大声附合:“对,我们不喝茅台,喝锦江酒!”

我心眼一转,刁难道:“餐前你们瞧不上这锦江酒,现在拿茅台换它你们都不准,谁用一句话将这‘突变’精彩地表达出来,我满意了,再喝一瓶。”

沉默了一会,王民说:“‘名酒并非是好酒’。”我说:“太露。”丁三说:“‘结缘名酒锦江’李一剑说:“你不是说锦江酒‘姓没上金榜,名不见经传’不是‘名酒’?!窃以为‘盛名之下,其实难符’,教授、愽士头衔都能买到,何况‘酒’乎——各位,我有了一句:‘锦江美酒今初识’。”含蓄、有诗意,我首肯了。

李一剑说:“美酒不能饮过头,再者,留一瓶给师祖,天经地义。”李一剑将一瓶锦江酒放回酒柜。丁三说:“谢老师,取大杯,均分,这美洒谁也不能多占多要。”

我立即拿来大杯,说:“有劳丁三了。”丁三将一瓶锦江酒均分成四大杯。

四人边慢抿细品,边谈自己的创作题材……尽欢而散。

三位出门时,李一剑说:“托您福谢老师——”三位几乎异口同声地高吟道:“锦江美酒今初识。”

[责任编辑:邓彬]
返回首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