锦江酒赋

2018年11月20日 来源: 新余新闻网 作者:周洪斌

吴楚之陲,湘赣之交,昔名康乐,乃谢灵运之封邑;今曰万载,亦杜将军之故乡。层峦耸翠,溪流潺湲,山川毓秀,云彩凝祥。烟花璀璨,送欢乐于五洲;黄鹂翩跹,报好音于上苍。立锦江于封顶山畔,传仪荻于竹山洞旁。蜀江汇湛冽之清泉,龙河泛旖旎之风光。碧水蜿蜒,浇灌生态田园;古木苍翠,掩映桃源村庄。佳境蕴聚灵气,堪赞人之逸致;厂区遍植桂花,益增酒之芬芳。妙哉,斯酒。

若夫,引石洞地下之甘泉,精选天然之五粮。以林荫幽静之环境,采用独特之秘方。现代规模,宽敞明亮,陈年老窖,排列成行。须数月之发酵,经反复之蒸馏,神功造化,始得琼浆。为保产品之上乘,精心酿造;为使作业之精细,曲水流觞。喜事有金银百合,应酬有特曲国酱。更有锦江老窖,陈年佳酿,玉液如琥珀之温润,晶莹剔透;醇香似甘露之绵柔,回味悠长。风味独特,质地优良。实乃人之所爱也。

至若美酒之洞,地下深廊。灯悬穹顶,如繁星之隐现;香沁阆苑,似龙宫之宝藏。深洞千余平米,属华南之最大;典藏千吨精品,历岁月之沧桑。紫砂大缸,似将士之排列雄壮;青釉宝坛,如超市之满架琳琅。瑞气萦绕,吸大地之精华;四季恒温,得瑶宫之清凉。久贮则口味纯正,启封则满室飘香。骚人忘返,入则陶醉于斯洞;游客流连,品之忘情乎杜康。

于是,士称琼花露,僧谓般若汤。活血舒心,陶情而忘忧;解暑驱寒,催眠而体强。陋室坊间,捧粗碗而豪饮;朱门豪院,举玉盏而品尝。佳节惬意,阖家把盏而欢聚;婚嫁喜庆,觥筹交错而繁忙。更有古之先贤,诵明月之诗,歌窈窕之章。酒逢知已,千杯亦少,开明启智,妙笔传扬。杜工部呼邻尽杯,当属雅兴;李太白邀月对饮,聊作疏狂。青梅煮酒,曹孟德指点群雄;风雨浓醉,李易安瘦了海棠。刘伶嗜酒,冠称醉侯之誉;杜牧寻酒,有问牧童之详。杯中日月,叹人生之苦短;壶里乾坤,觉宇宙之洪荒。春秋更替,饮者留名,物换星移,酒传万邦。壮哉,酒也。

锦江酒,专注品牌,锦江人,诚信为本,与时俱进,引领市场。已驰名于大江南北,必乘势而再创辉煌。

[责任编辑:邓彬]
返回首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