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锦江酒争红娘名分

2018年10月31日 来源: 新余新闻网 作者:袁斗成

酒是陈的香,情是真的浓。对此,我有着深切的体验。

对于喝酒,我在念初中时就有喝醉的经历。后来在沈阳服兵役时,碰到把酒言欢,大家都是“情感深,一口闷”,慢慢锻炼了我的酒量,慢慢地被封了个“酒仙”绰号。

从部队退伍后,我独自来到异乡的城市打拼,不喜欢集体宿舍的喧哗,我到城中城租了间民房。那是个四合院,邻居大陈也有从军经历,有了共同的话题,我和大陈成了形影不离的铁哥们。生活稳定下来,遇到星期天等休息日,我和大陈买回肉菜打牙祭,自然免不了要对饮一番。一次,大陈变戏法地拿出一瓶锦江酒,爽快地说:“来,咱俩来个一醉方休。”一杯酒,我仰脖一饮而尽,入口绵、落口甜,缕缕余香在舌尖盘旋,瞬间填充了所有味蕾。我脱口而出:“好酒。”大陈得意地说:“锦江酒可是咱家乡的特产。”我了解到,锦江酒是大米为原料的纯粮酿造,已经形成成熟的工艺。

人生有一知己足矣。但大陈却打算回到家乡,因为他与一位宜春小妹的爱情瓜熟蒂落,趁着春节,要是女方父母同意,干脆把婚结了。然而大陈却向我诉苦,两人最终是否能走在一起,他心中一点底也没有。大陈的老家在离仙女湖不远的一个安宁村庄,可母亲去世得早,是父亲又当爹又当娘把他和妹妹拉扯大,家里算是一穷二白。即使是他女友,也担忧节外生枝。

为好哥们送行,由于大陈和女友是老乡,我特地买来一件锦江酒当作贺礼,真要办婚宴能派得上用场。几天后,大陈在电话里报喜:“成啦。”后来大陈告诉我,多亏了我送的那件锦江酒。因为他岳父工作忙,好喝几杯润润身子骨,那件酒恰恰对了老人的“胃口”,不仅没要一分彩礼,甚至“倒贴”一笔钱,两人顺利成婚。

最恋是故乡。大陈在家乡办起了间农家乐,一双儿女活泼可爱,日子芝麻开花节节高。我和大陈天各一方,只能借助通信、电话、网终等方式联系,嘘寒问暖、互致问候,那份与生俱来的缘份仍然温暖如初。每每看到大陈晒幸福生活照,不用他说谢谢,我心里自然涌起自豪感。我还是锦江酒给大陈当了红娘,并不重要了,能分享到大陈的美好生活、美满婚姻,隔着山山水水的距离,我送上最真诚的祝福,感叹源远流长的酒文化是那样博大精深……

[责任编辑:邓彬]
返回首页
返回顶部